cloud

這是一張融入商店街景觀的透視長椅。沿著商店街走,突然浮現一件波浪型物體,定晴一看發現上面有凹痕。

日高表示她想創作一個空間讓人可以在街道坐下來休息一下。慣常的風景浮現如雲般似有若無、如空氣般的存在,形成新的景觀。

攝影:小山田邦哉

近藤製作多個形狀大小各異、名為盆的街道家具。這些作品既是讓人坐下來稍稍休息的椅子,亦是讓商店街的店家隨心擺插花朵的花盆或花瓶。
近藤創作時希望商店街並不單是購物的地方,而是透過大眾交流令商店街愈來愈繁榮興盛。

攝影:小山田邦哉

 富士山建築師工作室不單是建築設計事務所,建築師團隊透過城市、室內、家具設計和制作來定制整體生活環境質素。以下是他們來到十和田市的感受:「冬天雪花飄落、春天櫻花紛飛、夏天陽光從樹葉間灑落、秋天落葉飄零,城市的藝術氣息亦在空氣中散落飛舞。」

映出無瑕四季、在空中自由飛舞的碎片在這個城市重聚。他們透過擺放在官廳街的長椅來表達對城市的感受。
 由不鏽鋼製成的長椅,外面打磨成鏡面,映出周遭事物景像。坐在長椅上,我們可以感受透過樹葉縫隙灑落的陽光、春天時與紛飛的櫻花花瓣共舞,看見散落的十和田四季片段。
 透過接觸反映自然的藝術,在這裡生活的人亦會與周遭的自然融為一體。藝術並不僅限觀賞,而是可以讓人正視身處的環境,學習享受日常。長椅映照隨風片落,像是要告訴大家這個道理。

攝影:小山田邦哉

 官廳街放了兩個大枕頭。每個枕頭中間都有個凹痕,像有人剛剛睡在枕頭上。
 劉建華自幼熟悉陶瓷,以陶器重現鞋、帽子、手袋等日常用品,再造成雕刻作品。
 枕頭是我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物品。一般而言,枕頭都放在睡房的私人物品,為什麼會放在街道上?原因愈是不可思議,就愈會因而感到驚訝。
枕頭還留有凹痕,說不定剛在睡在這裡的人會回來。然後,我們迎來有趣的問題:這裡到底是剛才睡在枕頭上的人的私人空間、還是公共空間?
 如斯一來,這件藝術品讓人思考各式各樣的矛盾對比:日常生活的私人空間與公共空間、夢與現實、形單隻影與人山人海、黑夜與白晝等等。
枕頭除了是雕刻、亦是一張長椅。在街道走得累了,不妨坐在枕頭上稍作休息。
 休息時,想像我們在枕頭上睡覺的樣子。官廳街不就變成我們最親密的地方嗎。

攝影:小山田邦哉

 《Worms-A》擺放在十和田市立醫院前面,那是一張色彩繽紛、彎彎曲曲的長椅,如蟲子般的形態。

 蟲這個詞語有不同意思,可以解讀為「身長而無腳的生物」、
就電腦術語而言則是「系統中自我複製程式」等等。那麼,為什麼要創作蟲子形態的長椅?
 她認為擺放在官廳街的長椅既要顯眼奪目,同時亦要不著跡地融入城市景觀。要是創作得太前衛不像長椅的話,途人就不會坐上來。畢竟,不破壞原有環境融入景觀亦重要。面對這兩難課題,萊拉・茱瑪以色彩繽紛、高低起伏、描繪柔軟曲線形態如蟲子般的雕刻來解答。如斯一來,作品既顯眼同時亦不奪目,長椅親切柔軟的雰圍讓人不禁想接近。繽紛的用色亦受小朋友喜愛。

攝影:小山田邦哉

 這張由五顏六色瓷磚隨意鋪成的長椅名為《TWELVE LEVEL BENCH》。這是一張放在街道的長椅、還是一件藝術作品?洛佩茲的答案是「刻意模糊兩者界線」,交由我們來決定。《TWELVE LEVEL BENCH》的瓷磚和鋪在路上的階磚尺寸相同,像是由地面升起構成不同高度。

 高度不一的長椅有各種用途,不但讓人可以放鬆坐下,亦可以放咖啡、靠背坐、翻開報紙閱讀、等人、聊天等等。如斯一來,長椅的空間不再單是讓人休息的地方,而是約人碰面、與人聊天的地方。
視乎大眾用途,長椅的空間亦有所改變。如此這般,藝術品可當作用具為大眾、空間服務,而身處的空間亦成為藝術品本身。這張長椅給予我們啟示。我們要怎樣與城市交流、如何建設城市。
 
攝影:小山田邦哉


作品資料


作品資料


作品資料


作品資料


作品資料


作品資料